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姐妹葫芦 3
姐妹葫芦 3
 之后又是狠狠的鞭打!几个回合下来,二姐全身都布满了鞭痕,而淫水竟也是越流越多!没有被鞭打的地方皮肤也已变得通红……蛇妖看火候已经差不多,便开始了进一步的调教! 


蛇妖命人将二姐的膝盖强行捆好并向两侧拉开到最大限度。二姐骤然被大力分开,暴露在空气中的小穴和屁眼又再度痕痒了起来!这时蛇妖和蝎子精已经拿着性虐工具站到了二姐的身旁。 

蛇妖拿了两条鞭子,一条是硬杆儿的木条拍子,另一条则是用蜥蜴皮制成的九尾鞭!蝎子精手中拿的是个做工精致的木头阳具,栩栩如生,上面肉筋清晰凸起!在火光下泛起一层油光,似是活物一般。 

在木头阳具的底部有两个机括,其中靠上的那一个一旦拧动,在木头阳具表面便会鼓起一层凸起的疙瘩!再按动靠下的那个机括,木头阳具便会飞快的转动起来——木头阳具后面连着一个拇指粗细的铁杆,铁杆后装着一个扁筒形状的笼子,里面有两只老鼠精在其中蹬动笼子,笼子转动带动铁杆,铁杆再带动阳具,便会不停的转动!而蝎子精另一只手中拿的是只孔雀翎毛……蛇妖命人将二姐的蜘蛛丝口球取了下来,道:「小妞,今天就让你彻底成为一个只知SM的性奴。好好享受吧!好好珍惜这最后作为人的时光吧!哈哈哈哈哈……」二姐舌头早已麻痹得不能动了,但听到蛇妖如此说。 

二姐奋力用含糊不清的口语说道:「妄想!!我不会让你得逞的!」蛇妖道:「知道为什么摘掉你的口球吗?!就是让你自己亲口说出自己是『淫荡的性奴』这话!哼哼,中了『万淫黑寡妇』的毒,我看你能嘴硬到何时?! 

你的身体是不会骗人的……」 

二姐闭口不再言语,意欲抵抗到底,蛇妖狠狠地「哼」了一声,向蝎子精使了个眼色。蝎子精便开始用翎毛不停地搔动二姐的敏感带,从乳头到肚脐,再到阴蒂,屁眼,直到脚心……轻柔地搔动下,二姐只觉全身都痒了起来,无奈被捆得粽子般吊在空中,只能稍稍扭动身子,可这无异于饮鸩止渴!一会儿功夫,二姐已是汗如雨下,连心里都觉得奇痒难当!只觉全身上下,从内到外,犹如无数蚂蚁在爬动,咬噬一般。 

而心底那原始得欲望也疯狂的燃烧起来!阴道,屁眼中,已是淫水如注。不断的流出。在旁围观的小妖已是看得目瞪口呆。 

蛇妖在一旁讥讽道:「小妞,看你能忍到几时?!痒吧?!想被人用鞭子狠狠的抽吧?骚穴里也痒吧?!是不是想让人用阳具操啊?!!别装蒜了,看你现在的样子我都心疼。只要你张嘴求我,我就让大王住手。然后再帮你止止痒!」二姐秀眉已拧在一处,牙关咬得「咯咯」直响。但始终一言未发。蛇妖看得分明:二姐已是全身通红!而且整个人都在微微地颤抖……又过了半个时辰的光景。二姐全身的皮肤都似渗出血来一样,扭动也越来越厉害。两条腿拼命想要夹紧,摩擦,以减缓阴部那伴随着剧烈很痒的空虚的欲望! 

但是膝盖被死死的捆住,固定在两侧的石柱上,如何并得上?!蛇妖看到此时,命蛤蟆精走上前来。将其体内的催淫毒素喷得二姐全身都是!突如其来的液体,让二姐感到一阵的清凉。 

很痒的感觉似乎也减轻了些。但她哪里知道,这时的催淫毒素虽然普通,可对她而言却是致命的!因为二姐已是到了泰山压顶而蝇虫不能落的程度!精神和身体都已经到了承受的极限!这普通的催淫毒素在二姐体内起到了导火索的作用。 

二姐已再也无法抗拒淫欲和奇痒的双重刺激,她轻声的呻吟起来打算释放一下,哪料到这一呻吟竟再也停不下来,而且越来声音越大!这时痕痒也已全面爆发。二姐先是笑了几声,接着便难受地哭了出来。蝎子精的翎毛还在不住地搔弄着……二姐此时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她奋力地挣扎着。但连她自己都觉得这种抵抗已是异常微弱……她将最后的力量都积蓄了起来,用自己残存的理智打算咬舌自尽!但蛇妖一直就在旁边观察着二姐的举动:看到二姐那修长的脚趾紧张的蜷在一起,两腿膝盖处因想要并起,摩擦而几乎勒出血来。 

却将拳头攥紧,并不再呻吟和哭泣。蛇妖已经知道二姐要做什么了!!蛇妖悄悄走到二姐身后,猛然间举起木条拍子发力朝二姐的阴部打去,同时另一只手的九尾鞭也朝着二姐的屁股上抽去! 

那木条拍子设计的十分险恶!完全是按照女人的私处的形状起伏做的。为的就是已拍下来可以让二姐的阴蒂,阴门和屁眼同时受到击打!二姐只觉整个下体被什么东西重重的击中!一阵剧烈的疼痛和巨大的快感,满足感瞬间通过全身直达脑顶!她最后积聚的力量和理智被这一击打得粉碎! 

二姐长长的一声淫叫,身体一阵紧绷。一股浓浓的阴精混合着屎尿一齐射出,几乎有一丈远!蛇妖不等二姐有所反应,又是拍子,鞭子同时落下,二姐也又一次喷出!此时的二姐已完全丧失了理智,疯狂地叫道:「用力!用力……啊……啊……啊啊啊啊啊……下面好痒,好空虚啊!插我!啊……啊!啊……好痒啊! 

插我……」 

蝎子精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木头阳具,猛然间插入二姐的阴道中,并将两个机括同时打开!二姐那已经异常敏感,空虚和极度收缩的小穴立刻被撑得满满的,而且马上便感觉到了那凸起的疙瘩和飞快的旋转带来的极度的满足感和刺激! 

一时间,二姐下身淫水四溅,有如下雨一样。屁眼也一张一合的不断流出淫液!蝎子精看得兴起,急忙命人又拿来一个木头阳具,硬生生插入二姐屁眼当中,并开动机括。 

二姐此时已被淫欲完全的占据了身心。蛇妖慢悠悠地走到二姐面前,用手托起她的下巴。道:「怎么样啊。我淫荡的小奴隶?!」高潮刚过的二姐眼中有了一丝以往灵动的神采,恨恨的道:「你这妖怪!我们葫芦姐妹早晚会收拾你……」话音未落,蛇妖已大笑着站起道:「我会让你们葫芦姐妹在此团聚的!」随着高潮退去,二姐的身体又开始痒了起来,神智也因为性欲而再次变得模糊……蛇妖笑道:「你中了『万淫黑寡妇』的毒,以后若不想被奇痒和淫欲活活折磨死的话。只有被不断虐打和被别人插啦……好好在地狱里挣扎吧,我的小淫奴……这毒只会越?性缴睿挥薪庖┠闶俏薹ò谕训摹棺厣矶孕⊙撬档溃骸嘎职嗌ρ鳎樗儆媚悄就费艟呃春煤玫馗伤≈钡剿恢?性交了便来报我!别让她『痒』得难受!我和大王都累了,要去喝杯新鲜的奶汁养养神……」说罢又给二姐带上了口球,和蝎子精走出了洞去……身后的洞中断断续续的传来二姐淫荡的闷声呻吟…… 

(6) 

清晨,阳光还没有温暖大地,空气中依旧残留着初夏的夜中特有的凉意。冰凉的地上,石壁上带着一丝的水气。鸟语花香流动在树梢上,小溪旁……一切都还在初夏清晨尚未散去的朦胧间……远处,山泉旁的葫芦藤下确已经有了勃勃生机。一颗金黄色的葫芦落到了地上!烟雾过后,一个身穿黄色连衣超短裙的美少女从地上慢慢站起……齐耳的短发明亮的眸子散发着一种野性又不失可爱的味道。 

和大姐的粉嫩,二姐的白皙不同,三姐的肌肤在阳光下泛出一种健康的古铜色的光泽。 

三姐望了望远处,不由得皱紧了细细的眉头:远处妖洞的妖气弥漫而出,四下散去……「大姐,二姐去了多时,一直没有回来,看来是凶多吉少……」三姐似是喃喃自语,「我要去捣毁妖洞,杀灭妖精,救出姐姐们才行……」藤上的小葫芦们轻声的叫道:「三姐小心呐!妖精诡计多端,姐姐们都没有回来,等我们出来一同前往吧……」「呵……妹妹们不用担心,我铜皮铁骨,此番前去哪怕消灭不了妖精,救不出大姐二姐,自保也是有余的,它们伤不到我的!去,是一定要去的。探明虚实也是好的。等回来再来接你们一起去除灭妖精!」三姐说着话突然大喝一声:「妹妹们,你们来看!」只见她一掌击向山崖脚下的一块尖石上。那石块刀口般锋利,在三姐一掌之下被削成了齐整的平面。三姐收掌回身,向藤上小葫芦们自信地一笑,转身向妖洞方向飞奔而去。 

「姐姐小心!……」藤上小葫芦们的喊声已经追不上三姐的脚步……藤上小葫芦们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大姐二姐各具绝招,却也失失被擒惨遭性虐,调教成了奶牛和淫贱的性奴。三姐虽然铜皮铁骨,刀枪难伤分毫,但怎奈道高尺,魔高丈!蛇妖和蝎子精这些日子在洞中除了轮番用各种手段调教和SM大姐二姐,设计和翻新各种SM性虐工具以外,便是不断地派出蜜蜂精搜索其它葫芦姐妹的下落。 

而三姐与小葫芦们的对话和无意中显露的一手绝招已被隐藏在花丛中,树枝旁的蜜蜂精们听得清楚,看得明白!并且飞速地互相传递「情报」,给妖洞中的蛇妖和蝎子精报信……蛇妖和蝎子精此时正在洞中看着一众小妖肆意地蹂躏着大姐二姐。二姐被固定在一块大石板上:石板上有一大四小五个圆洞,分别将二姐的脖子,手腕和脚踝伸入固定在石板的一面上,丰满的大腿在根部被另一面窄窄的稍矮些的石板从下面托住。脖子,手腕和脚踝呈一条垂直的线,屁股被高高托起「坐」在那里。 

身后两侧各有两只蛤蟆精轮流用九尾鞭和牛皮鞭狠狠的抽打二姐的后背与屁股。而二姐的屁眼和小穴里则插着一个奇异的呈「U」字型的东西——这是蛇妖发明的专用于同时虐待下面两个洞的SM工具:「乾坤钻」!——钻呈拉长的锥形,锥头布满了颗粒,锥尾上有螺旋纹路,渐细而尖。 

(现代也有称为「双响炮」的便是了,不过现代的里面是电池振动的,形状也大相径庭了)锥内中空,里面别有「乾坤」,有木制的齿轮和发条。上满机括便可以自行快速转动,锥头和锥尾的转动方向相反。且每隔一刻钟的时间便会自动的逆向旋转!二姐被「乾坤钻」折磨的早已神志不清,却又不断被鞭子抽醒!在高潮与昏迷中不断地反复与沉沦……蛤蟆精轮流上前抽打二姐而且决不停止,让二姐没有任何喘息的时间……大姐则被紧紧的俯身捆在一个石头长凳上,上身五花大绑,双手反捆在身后与头发拉在一起,使得大姐无法低头,脖子直直的紧张的绷着,下巴抵在石头长凳的一头上,硕大的双乳挤在石头长凳的两侧。 

乳头仍被插入两个细小的麦秆——她的奶汁也被不断地吸出。两腿被死死的勒在石头长凳另外两条腿儿上。肚子下面被塞入3块砖头。使得大姐肥大的屁股被高高的垫起!屁眼和小穴暴露完全出来。不同于二姐的是:大姐的屁眼中被插入一个漏斗,混合着催淫药,催乳药,灌肠剂和辣椒水的液体不断灌入! 

小穴?性虮徊迦胍桓龃蠛诺哪就费艟摺竺娴奶杏兴闹焕鲜缶诓煌5牡哦臃伤俚男S捎谒俣忍欤父鲂⊙坏貌辉谂员呦蛱胩说慕岷洗κ辈皇钡慕叫┝顾悦馕露裙撸⌒泳薮蟮难艟咭苍诖蠼愕目谥胁欢系某椴遄拧欢嗍保蠼愕母共恳丫瞧鹣窀鲈懈疽谎父鲂⊙纸凶沤┒纺玫簦⒀杆俚慕桓龃蠛诺母孛湃氪蠼愕钠ㄑ邸V钡叫泳渚耐辈沤孛湃湍就费艟呙偷匕纬觯么蠼愕娜龆赐迸缟涑鲆业囊禾濉概叮浚∧歉隼先谷挥姓獗臼拢浚≌獾故怯行┘帧股哐谝慌越啃ψ诺溃骸复笸酢槐氐P模热恢懒耸峭ぬ悄鸵矗缓笕ν献∷N以凇憾茨谇ぞ怠恢泄劭矗荒逊⑾炙娜醯恪D鞘北闳σ换鹘茏。『吆摺眯律杓屏思讣ぞ呔湍盟允浴辜泳媛兑缮哐绦溃骸复笸醴判模煜履挠惺裁疵挥腥醯愕墓Ψ蚰兀浚俊顾蛋眨羁畈匠龆慈ァ?

蝎子精想想也有些道理,一跃而起,大声命令道:「留几个人继续虐这两个淫奴,剩下的都随我出去迎敌!哪个敢不拼命老子宰了它!!」众小妖哪敢怠慢? 

纷纷拿起兵器冲了出去…… 

三姐一路不停,不多时已来到了妖洞的入口处。一众小妖已经放下了各种机关,也虎视眈眈的等着三姐闯洞……三姐毫不在意,径直步入洞中……无论是弓箭,刀枪还是石板机关,明坑暗道都拦不住这铜皮铁骨的三姐。 

蛤蟆精的钢叉被拗弯,蜈蚣精的板斧被断成三截,蜜蜂精的毒针更是毫无用处,根本扎不动三姐,自己反而白白丢了性命,蜘蛛精几次想要吐丝结网都被三姐机灵的率先折断了尾部的吐丝管。白天蝙蝠也是没有用武之地……眼见众小妖阻挡不住,蝎子精怪叫一声,舞动宝刀亲自上阵!力劈华山一刀砍下,三姐竟是不躲不闪。举左手直接向上迎去!蝎子精大喜,心想:我的宝刀切金断玉,削铁如泥,凭你怎样铜皮铁骨也吃不住我这一刀!刀,掌相交,发出金属相碰撞的「铮铮」响声……蝎子精只觉虎口发麻,宝刀几乎把握不住。回刀细看时,刀刃已卷起了手掌大小的一块!抬头看三姐笑吟吟的站在那里丝毫无损!蝎子精大骇不已,硬着头皮又再上前……几个回合,再看「宝刀」已和废铁无异!蝎子精顺手扔掉手中「宝刀」用力晃动腰身,将尾巴摆了起来。亮出尾巴尖上的毒针急向三姐袭来。 

三姐轻笑一声,堪堪等到毒针刺到近前,将双乳一挺,竟用胸部硬接毒针! 

还没等蝎子精高兴,尾巴上一阵剧痛传来,毒针就像鸡蛋碰到石头上一样,彻底折断! 

蝎子精惨叫一声,却不后退,忍痛将尾巴用力卷起,将三姐紧紧的缠住。 

同时双手攥住尾巴用力抽紧。可是不管它如何用力拉拽,尾巴好像时缠到了岩石上一样,纹丝不动!却见三姐银牙紧咬,大喝一声将蝎子精的尾巴挣断,那尾巴断成几节,兀自在地上蠕动……与此同时,蝎子精猛觉手中一轻,自己拉拽的大力全部回击到自己身上,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飞去。脑袋撞到一块大石头上登时眼冒金星,头破血流!众小妖一见伤了大王,一拥而散。慌乱中,有几个小妖架起蝎子精向洞深处逃去……三姐抬脚将蝎子精的「尾巴」们远远的踢开,啐道:「呸!真恶心……全是一般废物,姐姐们定是被它们使了诡计和妖法才会被抓住的……我这就一鼓作气救出姐姐们,将妖洞彻底捣毁!」想到此节,三姐高声叫道:「妖精们!站住! 

交出我的姐姐,快快束手待毙!」 

话音未落,洞口上方一个娇柔的声音笑道:「呦……小妞,好大的口气啊! 

老娘和你比试比试!」身形随音落下。 

三姐一看来的女人,妖媚万端,娇艳中透着几分难以琢磨的表情。不禁一怔。 

喝道:「妖精,想要怎么比试?!你划下道儿来吧!」说话的来人正是蛇妖!听三姐这样说,心中暗笑:这小妞如此托大定要你后悔自己大意!今日便让你领教老娘的厉害!…… 

(7) 

「好,一言为定。」蛇妖见已用话将三姐套牢,心中暗喜,道:「小妞,你多大了?身材不错嘛。」三姐愣了一下,还没想好如何做答。 

蛇妖已「啧啧」地赞叹起来:「皮肤真好,身材这么健美,真想不到你会是从葫芦里出来的。」这话不是信口开河,三姐不似大姐那般丰满,也不像二姐那样轻盈她把摄像头往下移,把自己的B对准了摄像头,偷过镂空的内裤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她阴户的形状,小一个小馒头一样,阴唇很厚。我打字跟她说:你的阴唇好肥啊。她给我回了个吐舌头的标志。这样我们认识了,从那以后我每天都去她所在的聊天室,就是为了看她。晚上回家就在同城援交网she169.com复制粘贴你懂提供私聊,上门等服务。的看他的表演,慢慢的我们的话也越来越多。有时候上班就在qq上聊天;回家体验另类做爱,要的就是那种感觉,喜欢那里的气氛!灵秀,她甚至更像是个健美运动员;肌肉虽不凸起,却有着难以想象的力量;古铜色光滑的皮肤透着活力,谁能想到她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斗,而又毫发未伤?齐耳短发,凤目生威,眼波流转,散发出青春和几分野性。 

「胸部不大不小,坚韧挺拔。屁股嘛,微微上翘,很有型啊。真是添一分嫌肥,减一分嫌瘦,虽然不像你大姐那样丰满圆润和你二姐那样清瘦柔弱,但确实生得讨人喜欢。」三姐听着蛇妖如此「品评」自己的身体,正浑身不自在,猛然听到蛇妖说到自己的姐姐,三姐眼光?性俅紊凉凰可逼?

蛇妖笑道:「呦,别那么凶嘛。」 

「哼,少说废话!想要怎么比试?你若怕的话,快快交出我大姐和二姐,束手待毙!」蛇妖此时眼中的笑意也已消失狠毒的目光直盯着三姐道:「小妞,别嘴硬,这就让你知道老娘的厉害,随我来。」说罢转身就走。 

三姐紧紧跟着蛇妖,穿过数道厚重的机关后,来到一个洞中。 

蛇妖站住身形,道:「就在这里比试吧。我们俩是女人,自然不能像男人那样粗俗和野蛮。我这里有两把『轰天锏』,乃是上古神兵,威力无比。你我轮流击打对方身体的任何部位,不许闪躲,直到有一方倒下。如果我败了,自然由你发落,不过……」蛇妖故意拖着长音。 

三姐问道:「不过什么?」 

蛇妖一字一句地道:「你我要一丝不挂地比试,这样看得清楚。」「你……这……不行!」三姐犹豫了一下,断然拒绝。 

蛇妖看出了三姐的犹豫中有着几分胆怯,心中更有了底,说话时又拖起了长音:「你不敢?怕的话……」三姐头脑正在飞速地思考着:自己虽然是天生的铜皮铁骨,但并非无懈可击,下体的阴蒂便是如铁布衫等横练功夫一样的罩门,也就是最柔弱的地方;不过就算蛇妖如何狡猾,也很难想到这个地方;但自己并没有大姐那样的神力,无法一击就将蛇妖打倒;但想来蛇妖也不过是一个女人,比自己也强不了多少,赢面极大;只要不被打到阴蒂,自己便立于不败之地。想到此节,三姐向蛇妖答道: 

「就依你,看你死到临头,还能耍什么花样!」蛇妖一笑,并不答话,只是扭动身形,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了下来。只见她先将阔口裤子的腰带松开,让裤腰松脱开来,自然滑落到胯骨上,浓密的阴毛已露出来不少。 

三姐皱了皱眉头,暗想这妖精竟没穿内裤,放荡不堪。 

随着蛇妖扭动腰身,阔口裤已完全掉落到地上。蛇妖光滑的大腿、纤细紧绷的小腿和浑圆的脚踝已是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脱裤子并没有用手,因为蛇妖的手始终没有闲着,在松开裤腰后,她的手从肚脐的扣子开始,将黑色的马甲式样的短衣全部解开,顺手脱下,抛出老远。 

手顺着腰际摸到身后,肚兜的细带在后腰略靠上处系着活结,轻轻一拉,整个肚兜已经从蛇妖光滑的皮肤上滑落。原来蛇妖肚兜的系法与众不同,并不似平常人那般腰、颈后各系一个结,而是只在腰后系一个结,肚兜肩部原本系在颈部的结却与腰部的结系在一起。肚兜是蚕丝制成,十分柔滑,只轻轻拉开细带,肚兜便已完全离体。蛇妖很自然地向前一步,将地上的衣服踢开,一丝不挂地站在三姐面前逼视着。 

三姐惊异地看着蛇妖像变魔术似地两下便将自己脱了个精光,又见她走上一步,自己竟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出了一步。 

蛇妖扭动着傲人的身体笑道:「小妞,你还太嫩了些,毕竟还是个小姑娘嘛。」「呸!谁像你那般不要脸?脱衣服比撕纸还快。」「你慢吞吞的是不是不敢脱啊?是怕给我看到身体吗?哼哼,该不会是有什么弱点吧?」三姐一听,也不示弱,三两下便也脱下了自己的衣服。她脱衣服的动作可不似蛇妖那样的轻巧和妩媚,甚至应当说是笨拙的,但所幸速度够快,因为三姐穿得实在太少了些。黄色的吊带连衣超短裙被由下至上反卷着脱下丢到一边时,三姐身上便只剩了一条黄色的内裤了,她犹豫了一下,弯下身脱掉了内裤。 

三姐慢慢站起身,极力控制着自己不去捂住阴部。毕竟是女孩儿,羞耻心与生俱来,无论性格怎么豪侠,如何近似男人,怎样充满野性,也是难免。何况自己的弱点就在那里,想控制本能不去保护并不容易。但三姐究竟做到了,她尽量让自己显得自然些,像蛇妖那样,似乎没有穿衣服才是正常的。 

蛇妖手中不知何时,已多了一双铁锏样式的兵器,与蛇妖娇娆的身体形成了强烈的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