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妹妹太太相差八岁 1
妹妹太太相差八岁 1
 就在一次建商同业的发表会中,我认识了我太太。

  我的太太名叫美婷,职业是空姐,专门跑美加航线的,当初认识交往不到半年,岳父岳母就认为我们家是开建设公司的,经济状况应该不错,就催促着我们小俩口结婚,於是婚事就这样定下来了。

  太太的娘家我从没去过,只知道太太家中尚有一个与她相差八岁的妹妹,目前正在北部就读大学三年级,太太家住南部,家中经济不是很好,所以都靠她一人来应付家中的支出,当然包含妹妹的学杂费等,但我这位未来的小姨子听说很乖巧懂事,除了学业是名列前茅外,还会在课余时间打工来供自己日常生活使用;我听到这样子免不了肃然起敬,毕竟像我这样挥霍无度、靠着家中庇佑的富二代当然是远远地比不上这种高尚的情操。

  本来想说在提亲的时候见见这位未来的小姨子一面,顺便送个见面礼的,没想到适逢她学校段考无缘得见,令我对这位未来的小姨子更加好奇了。直到订婚的那一天才让我发现姊妹俩竟然不是同一种类型的美人胚子,我的太太跟一般的空姐长相差不了多少,皮肤白晰、身材纤细高挑,尤其是那一双长腿更是我夜夜举起、奋力冲刺的主因,但美中不足的是穠纤合度的女人无论是胸部、屁股方面,就真的是一般般恰恰好,每当我在搓揉那C罩杯的白皙乳房或是用狗爬式双手抓着蜜桃时,总少了那一点可以让我无法掌握的遗憾,但是有一位当空姐的太太可以搞已经是件令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了,光是她画着妆、穿着那一身空姐的制服、淫荡地在床上放浪、呻吟,唔!这就可以在很多男人面前说嘴了。

  到了订婚的那一天,终於看见了我这位未来的小姨子了,她的名字叫做美芬,跟我太太相差一个字,好像这个年代的父母亲都习惯为自己的子女取这种菜市场名字,既通俗又好记;然而小姨子和我太太的外表差异甚远,太太身高172公分,而小姨子身高仅有160公分,太太的脸是瓜子脸,小姨子的脸是鹅蛋脸,让我不禁想到了岳父岳母的模样,才了解太太比较像岳母而小姨子像岳父。(题外话,岳母16岁就生了我老婆,迄今保养有道,徐娘半老、婀娜多姿,亦令人有无限遐想)当天小姨子美芬也是盛装打扮,那目视至少有E罩杯的胸部,竟完全吸引住我的目光,让我的手不禁痒了起来,好想享受那无法一手掌握的快感;然而美芬是负责收礼金的,我就不时地藉机前往收礼金的桌前假装看看签名稠上有哪些宾客到来,也顺便跟美芬哈拉聊天;因为当天身为新郎的我太过於忙录,以至於没有好好的查看小姨子美芬的屁股是否也是同我想搓揉的般地丰腴饱满。

  就这样想搓揉小姨子的胸部、屁股,已经成为了我心中渴求的一项慾望,虽然这不符道德、有违乖张,但它还是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海里,直到这一天,机会终於来临。

  由於老婆常飞美加线的缘故,我们见面聚在一起的时间通常不多,有时我精虫冲脑想要发泄的时候,看在去外面叫鸡也不会比空姐老婆来的优的份上,就靠着看A片来自慰一下;但说真的幻想的被我上的主角大多还是以我的小姨子为主。而这一天刚好我到北部的园区看工程建案,并且要在那里待个几天,老婆想说工地就在小姨子所念的大学旁边,就叫我顺路过去探望她,也拿点零用钱给她。

  「嘟…嘟…(其实是某歌手的歌,但我忘记是谁唱的了)」「喂?」

  「美芬吗?我是姊夫啦!你在哪里啊?你姊叫我拿东西给你。」「我在租房子的地方啊,就在中华路中华大厦这边八楼。」「那边我知道,现在过去方便吗?」

  「可以啊,姊夫我等你。」

  到了中华大厦,美芬就在楼下等我,虽然只是穿着普通的T恤,但丰满的E罩杯极尽锋头地吸引住了我的目光。

  「姊夫我带你上去坐坐吧,外面好热哦。」

  我们俩就这样搭着电梯上到了八楼,其间在电梯里我的目光便开始在小姨子的屁股上游移,美芬穿着牛仔热裤,下半边的肉肉就这样忽隐忽现,让我不禁多吞了几口口水,我心想:如果能让我摸上一把…「姊夫,到了。」

  小姨子住的小套房看起来十分的单调,一张床、床边一支小电风扇、一个衣柜,还有一个书桌跟椅,桌上有电脑,也没有空间再摆入其他的物品了,所以她就叫我坐在床上然後她坐在椅子上。

  「姊夫,口渴了吧,我倒杯水给你喝。」

  「噢对了,你姊叫我来看看你有没有乖,顺便叫我拿点零用钱给你。」「唉唷,都几岁了还有没有乖,我有在打工不用给我钱啦,姊夫你来看我我就很开心啦!」「没关系啦,姊夫做生意有小赚一点,而且从我们认识到现在我都还没有送过你见面礼啊,这一点钱收下吧,也是你姊的意思」「哇!一万块耶!」

  小姨子贼忒忒的低声地说「给这麽多!这是我姊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啊?」

  我一时支支吾吾地只能傻笑,想说撇开小姨子的追问眼神,无奈却还是被那波涛汹涌的E罩杯给吸引住。

  「姊夫你干嘛一直偷看我?」

  「啊?!」

  「我发现从你跟我姊订婚那天看到我之後…还有刚刚在电梯里面你都一直在偷瞄我耶~」「我…我没有你不要乱说。」

  「哈!会怕齁,你怕我跟我姊讲是不是?」

  「没…没有啦,你这样我很尴尬耶,我…我要走了。」那种被抓包的感觉真是让我囧到了极点,真是恨不得立即找地洞钻进去。

  「好啦!不闹你了,说真的你跟我姊感情还好吧?」「还不错啊,你怎麽会这样问?」

  「因为她常常飞来飞去啊,你又要常常去巡工地,这样你们不是聚少离多?」「没办法啊,这就是工作,这就是大人的苦衷,所以你要珍惜你现在当学生的日子。」「大人?姊夫你还真的把我当小孩子看啊?我22岁了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嗯,看看你那E罩杯,还真的不是小孩子了呢!

  「姊夫你看,你又在偷看我的胸部了!」

  「呃…」

  小姨子跪坐在床沿兴高采烈地看着我「姊夫,那你…你想摸摸看吗?」「啊?!」

  我闻言立即站了起来,订作的贴身西装裤却把我硬直的下体撑了起来,那高度…就贴近在跪坐的小姨子面前…我红着脸说:

  「美芬…你在说什麽啊…」

  「呵呵,姊夫你看你的反应,被我说中了吧,其实你很想摸对不对?」小姨子说这话的当下眼睛骨溜骨溜地直盯着我的下体瞧。

  「美芬,我们不能这样,会坏了规矩。」我心不甘情不愿地从口中说出了这句话。

  「坏了什麽规矩啊?我只是问你想不想,又没有说要给你摸。」「喔。」我松了一口气,却也失望了一下,说真的我不只想摸还想用力地揉。

  「那我给姊夫你摸一下就好,只能摸一下哦。」我站着看跪坐在地板上的小姨子,眼神却不是在判定她的话是真是假,而是从T恤领口中紧盯的着那深V的乳沟,好深好深,不晓得用来乳交的话是什麽样子的滋味。小姨子话说完後缓缓站了起来,160公分的她只到我的胸口,而抬头仰望我的感觉和太太平视我的感觉真是有些差异,让我有被依偎的感觉。接着她抓起了我的手,慢慢地抚弄她右边的乳房。

  「姊夫,感觉怎麽样?满足了吗?」

  E罩杯,那无法一手掌握的巨乳!当下我的五爪金龙也不敢伸,只是顺着小姨子的牵引,用掌心轻轻地、顺时针地滑动,而滑动的范围之广,自然与老婆的C罩杯是大大的不同;就这样绕了几大圈,慢慢地、慢慢地,时间滴答滴答,好希望时间在此冻结。这时,我还贪心地想真的抓下去,但是我怕小姨子突然翻脸,而且也不晓得她真正的用意到底是什麽,就将手静静地放在她的乳房上,等候进一步的指示,说真的,那种感觉真是煎熬,煎熬到我的小弟弟都快撑破我的西装裤了。

  「姊夫,我的手有点酸了,你自己动好吗?」

  我听到这句话如同皇恩大赦,立马伸出我的另一只手攻向小姨子左边的乳房,我的双手,就如同我的慾望一般,同时在小姨子的一对E罩杯乳房上搓揉,那种触感,就像新鲜的海绵蛋糕一样,软中带有弹性;我的五爪金龙一下子搓一下子揉,一下子抓一下子挤,不同於海绵蛋糕的是:海绵蛋糕不会嗯哼哼。

  「嗯…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