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邻里偷欢
邻里偷欢
作者:不详
排版:tim118
字数:3958字
  厂里为职工头批盖的家属楼设计得颇有意思,这样的构造让我真正偿到了婚
外偷情的滋味,几年前,这批宿舍是为刚刚结婚的小夫妻预备的,一个小单元两
户,两家共用一个厨房,共用一个厕所,到了夜间大门一关,两家就成一家了,
我刚刚搬进去时就已经有了孩子了,和我住一单元的是刚刚结婚不久的小两口,
都是技术员,男的文质彬彬,女人小巧玲珑,脸上都架个二饼,显得都挺有学问
的样子。
  两口子虽然都是知识分子,可对生活琐事却是一窍不通,常常因为生活上丢
三拉四而出尽洋相,我老婆是个身材高大,做事风风火火的家伙,为人心直口快,
乐于助人,一天,这两口子在房间里下围棋,厨房锅里炖着茶,光顾着论输赢了,
菜在炉子上烧焦了全然不知,等到我老婆发现满屋子烟时,菜早就成了炭黑色了,
小两口互相埋怨起来,还是我老婆从中调解才和好如初,两家人在一个单元中生
活倒也相安无事。
  转眼到了夏天,温度高了,身上穿的衣服越来越少,早晨起来方便有时就穿
短衣出来彼此见都有些尴尬,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可那个小女人的身材和皮肤
却是生得撩人,尤其自己结婚以后,让那个老公调教得水灵灵的好看,小脸红扑
扑的迷人,而胸前的两只乳房日见丰满,屁股也园润了不少,睡衣里面的小内裤
遮不住那美妙的身子,真是让我的心里痒个不住啊,天天看着这天生优物而不能
得手,真是急煞人也。我每天顶着我那母老虎的冷嘲热讽,眼睛总往那小娘们的
身上瞅,也算是一种享受吧。
  不久,机会终于来了,那是一个夜晚,老婆带孩子上夜班了,我一个人躺在
床上看着电视,忽然,有人敲我的房门,不用问我也知道是那屋的两口子,因为
别人连头道大门也难进来啊,我开了门,见那个小美人站在门口,我问她:「有
事啊?」她犹豫地说:我家电灯坏了,灯泡换不下来,你能帮我弄一下吗?
  「我跳下床跟着她来到房间,用手电向上照了一下,才知道这小女人因为换
灯泡时把灯泡底座扭掉在灯头中了,我想了想说:」拿钳子扭好了,她说「我可
不敢了,刚刚我正扭呢,啪的一声出现火花,吓死我了。」
  我笑笑说:「那是短路了啊,谁叫你不看看灯泡断没断就乱扭啊?」
  她说:「那就有劳大哥帮忙弄吧。」
  我见地下还放着一只折叠椅子,就一脚跨了上去,她扶着我的腿向上打着手
电照明,我刚一用力扭,谁知那个破椅子太不结实了,再加上我这一百七八十斤
的重量,椅子竟然散了架,我一列殂,差点从椅子上掉了下来,她连忙一把扶住
了我,她在黑暗中一把抓住了我的鸡巴,我的心猛的一激凌,从椅子上真就掉了
下来,屁股摔得好疼。
  她不好意思地扶起我说:「都怨我这破椅子,让他挨摔了吧,」
  我揉了揉说:「没关系,还没扭呢,就掉下来了,我再扭好了」,可这破椅
子下面的穿钉被我踩断了,再也不能修复,只好另找东西,她打着手电找了一会
儿也没找啥东西可用,她叹了口气坐在床头说:「今晚就摸黑吧,别弄了。」
  我赶紧拿起钳子和手电就要回去,她却又犹豫着说:「我一个睡在这房间有
点害怕,你陪我唠会儿子咯再走行吗?嫂子不也是上夜班了吗?」我只好坐了下
来,她自己躺在床上,我没有椅子坐了只能坐在她身边陪她说话,可能是她真的
困了,我们没聊上几句她就开始打哈欠要睡了,我见她真的要睡了却又舍不得走
了,坐在床边仍然说着话,她渐渐地不回答了,我假装拉着她的手问:「我回去
行了吧?」
  见她没有回声,我就靠在她身边躺了下来,她的呼吸慢慢的平稳,我知道这
女人已经睡着了。
  我拉着她的手始终也没有放开,她在梦中也攥紧了我的手不放,我轻轻地抽
了出来,把手移向她的胸部,原来她的睡衣里面啥也没穿哪,只在下面穿着小小
的内裤,我解开了她睡衣的腰间系带,一个美妙无比的胴体就展示在我眼前了,
我用手电照着她丰满的乳房、微微隆起的腹部,一直照到下面的阴阜,我试探着
向下拉了一下,这女人的内裤真够松的,一下就拉到了阴毛,她仰面躺开床上,
两腿叉开,我看见下面的小逼真是迷人,两片大阴唇紧紧地闭合着,小阴唇刚刚
露出一点点,稀疏的阴毛掩盖不住这无限风流的小穴口,我的心咚咚跳得急促起
来,多美妙的东西啊,此时不上更待何时,我再不顾多想了,裉下短裤爬了上去。
  这位梦境中的小女人还以为是她的老公下夜班回来了呢,嘴上喃喃地嘟囔着,
「啥时回来的,半夜没睡你不累啊,回来就折腾我。」
  我也不吱声音,赶紧向下脱她的内裤,她迷迷糊糊地欠起屁股让我得了手,
我知道她早已把我当她自己的丈夫在配合我呢,我弯下身子用手电照着,分开她
两片肥肥的大阴唇,里面诱人的小眼儿真是生得标致,我用舌头向里面试了试,
她哼了起来,我舔了一会儿,小逼立即就淫水四溢了,我见时机成熟了,就把硬
如铁杵的鸡巴攮了进去,她的身子颤抖了一下,马上就配合起来,我由慢到快,
由轻到重一步步深入,把个小美人玩得娇喘不止,我足足干了半个钟头才心满意
足的射精了,她挺起屁股迎合着我的高潮,出得真是爽啊。
  她好象早有准备似的从枕头边拿起毛巾堵在自己的阴道口,搂过我还要睡觉,
我不敢动,任凭她紧紧地搂着我的脖子,她很快地又睡着了,我的心渐渐地放松
了,悄悄地从她的手臂中挣脱出来,象个小偷似的溜回了自己的房间。
  大约一个半小时光景吧,我听见外面大门有开锁的声音,知道那个土鳖回来
了,我上了他的老婆真是有趣儿啊,我老婆上的是一宿的夜班,半夜不用怕自己
老婆回来找麻烦了,我打了个哈欠舒服地睡了。
  第二天一早,我象个贼似的溜进了厕所,出来来时正巧她也从自己房间出来,
见我了瞪了一眼没有说话就过去了,我也没理他就跑回了屋子,吃过早饭我匆匆
去厂里上班走了。
  到了晚上,单元中又剩下我们两个,我时不时的用眼瞟着她的房间,里面似
乎没有人一般静悄,我躺在床上继续看的电视剧。大约九点从钟吧,我听见外面
又有人敲门,我知道这家伙来找我算账了,赶紧把门打开,见他虎着脸站在门口
说:「你过来,我有话说」。
  我只好乖乖的跟着她来到她的屋子,进了屋子我小声音问:「有啥事要我帮
忙吗?」
  她一拳打过来却让我接住了,我嘻皮笑脸的说:「有错你老批评我呀,咋开
打了啊?」
  她挣脱了手忿地说:「你做的好事,你说怎么办吧?」
  我佯作不知地说:「我没做啥事呀?」她抬手还要打我,我赶紧躲开来说:
「你说清楚啊?」
  她见我还在和她打马虎眼,气得坐在床上要哭了,我赶紧陪着笑脸说:「我
做错了,你说咋办就咋办吧。」
  她的眼睛里含着泪花说:「办法有两条,一、我到公安局告你强奸,抓你进
监狱,二、告诉你老婆,让她来收拾你。」
  我笑着说:「还有没有第三种方法啊?」
  她斩钉截铁的说:「没有了,你看着办吧。」
  我连忙说:「我有啊。」
  说完,我急忙回到自己屋子,从上衣口袋中掏出昨天打扑克赢的五百块钱,
回到她的房间,我恭敬地递了上去,她看到我送的钱,气乎乎的一把夺过,嘴上
哼了一声,上床躺下不理我了,我站在床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她躺了一会儿,
见我还没走,扭过头来说:「站着不累呀,坐吧。」我的心中一喜,赶紧坐下了,
她瞪虎目问我「你昨天晚上胆子够大的呀,要是我喊起来你怎么办?」
  我说:「你并没有反对啊,我以为你愿意呢。」
  她猛地坐起来一把抓住我说:「我睡迷糊了你就乘机占我便宜对不对?你这
坏蛋?」
  我脸上堆着笑容说:「是我误会你的意思了啊,再说,你要不让我陪你一会
儿,说你自己睡觉害怕,我敢坐在你身边等你睡觉啊?」
  她好象被我问住了,不好意思笑了起来,我见情绪有缓和,就索性躺在了她
的身边,她向里面让了让就算允许了,我们说起了家长,不一会儿我又动起手来,
她也没有拒绝的意思,三下五除二就动作起来。我心想;还不是那五百块钱的作
用,这个小财迷。
  这回我再不用胆战心惊地和她做爱了,我们脱光了衣服在床上尽情地嘻戏着,
各种招术都被我操练了一遍,弄这小娘们哎呀哎呀的乱叫个不仃,我连续射了两
次才饶了这美丽的小娘们,累乏了我们躺在床上继续聊天,她才告诉我昨天我走
后的事情;原来我昨天晚上干完见她睡着了就回去了,她一觉醒来向身边
  摸了摸见身边没人,连忙坐起来,一摸身子下面湿滤的毛巾,才知道方才确
实做了那个游戏,慢慢地回忆才想起睡觉之前的事情,顿时明白了一切,又羞又
愧的她连忙到厨房打水洗下身,里面粘乎乎的精液使她对我恨之入骨,回到床上
细细品味言才的情景又使她很觉得满意,她在大学时搞的对象就是我这种雄壮的
类型,鸡巴粗大,势头凶猛是我的专长,她的前对象就是这么收拾她的,现在这
位可没那本事。
  虽然因为工作问题不好解决而分手了,可当她第次和现在的丈夫做爱时,每
次都能让她飘飘欲仙、心满意足,现在每当她不能满足欲望时,总要怀念从前男
友同自己做爱时那种难忘的感觉,昨天晚上老公回来了,上床后还要和她做爱,
她不敢拒绝就只好陪着,倒象是被老公强奸的感觉,自己老公细小的鸡蛋巴让她
很讨厌,在里面无论怎样抽动也不能撞到子宫颈,最能满足性欲的地方碰不到真
是没意思,而蒙在鼓里的傻老公见她阴道里面湿润得比哪次都厉害,还以为是她
的心情好呢。
  可怜的老公啊,她结婚以来总为自己这方面不能真正满足感到苦恼,没想到
眼前这位高山大的男人竟然让她又恢复了往日的激情,她怎么能恨他呢。
  我听完她讲的故事,才知道女人要是不能达到满足也是挺痛苦的事情啊,我
们说到快到她老公下班时间了,赶紧再来一炮,她紧紧抱着我呻吟着,我让她重
新偿到了做女人的滋味。
  从此以后,每当我老婆和他老公上夜班时,我们肯定要来上一炮的,时间不
长她就怀孕了,是谁的孩子没人去追究,反正是她自己生的就行了,三年后,我
们都从这种特殊的宿舍搬到宽敞的住宅,以后也就不再见面了,她生了孩子就不
大喜欢男女之间的游戏了,注意力全在孩子身上了,我在单位也另找到一个徒做
为自己的情人,对她也就淡莫了,不过,对那个特殊的公寓我还是颇有感情的啊。
                (完)